您的位置: 首页 > 心理健康知识 > 抑郁症 > 反应性抑郁症 > 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 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心理知识: 抑郁症     2020-06-23    浏览:8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我要把人世间的爱恨

男女间的纠缠

城市里不为人知的秘密

全都说给你听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我还记得那栋别墅的窗口。

她居高临下地站在窗前,盯着我的眼神充满厌恶。

我畏惧地后退,转身跑了。

“见到你爸爸了?”在小区门口,母亲问我。

我摇摇头。

“爸爸不在。那个阿姨说,他不要我们了。”

我心里难受,不停地抹眼泪。

“她还说了什么?”母亲掏出手帕,将我脸上的泪轻轻拭去。

“她还说——”我抽噎着,“说你不要脸什么的,很难听。”

母亲没再说什么,紧紧闭上嘴唇,脸色苍白。

她牵起我的手,走出大门,钻进路边的红色路虎。

路上,她一边开车一边哼着歌儿,不时微笑看我,心情似乎很好。

我家后窗外的花园有棵李子树,是我出生那年父亲亲手栽的,和我一样,同为七岁。

它的树干长在我家,部分枝条却越过篱笆伸向邻家。

父亲笑说它“一树两家春”。

他说这话时,母亲神情落寞。

我猜想在她眼里,父亲就像那棵树。

不同的是,她是他旁逸斜出的那部分。

那天下午,母亲像往常一样去学前班接我。她去得很早,红色路虎停在街对面,隔着窗子,我看见她坐在车里的侧影。

她点燃一根烟,慢慢地吸着,沉思着,从额头到鬓角的卷发一丝不乱。

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。我扭头看去时,他已坐在副驾驶。

母亲的头被迫向后仰。

他逼视着她,手里的匕首逼向她咽喉,血正从雪白的皮肤上一点点渗出。

人们迅速聚拢,挡住了我的视线。老师吩咐我们不许出去,然后急急地走了。

我跑出去找母亲。刚到街上,警车呼啸而至。

人群后退,红色警戒带拦起,我拼命拨开人群,直到看见母亲。

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,白色连衣裙领口染上了斑斑血迹。

那把匕首依旧顶在她喉咙处。

那男人神色紧张,眼睛在人群中飞快地扫来扫去,迟疑着,目光透着绝望。

“抢劫......,”我听到周围的议论声,“可惜了......”

一个警察开始用喇叭对那男人喊话。

这段时间十分漫长,后来我才知道,其实不到十分钟。

我没听到警察说了什么,只想跑去母亲身边。

这时,我的胳膊被人紧紧握住。

我回头一看,是父亲。

他的脸因紧张而发红,眼睛注视着母亲,目光不安地闪烁。

情势是怎样突然激化的,我一无所知。

父亲的手遮住我眼睛的霎那,我看到那男人的手来回飞快地动了几下。

几乎与此同时,枪响了,却为时已晚。

血,从母亲的咽部急喷出来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父亲为母亲买了一块墓地。

墓碑上刻着她的名字:乔伊,卒年二十六岁。

葬礼结束后,外婆将我带走了。

外婆家在临海的一个小镇上。

傍山而建的砖瓦房,屋后是生长着茂密栗子林的山坡,屋前有条公路,沿着公路外侧的坡地往下延伸大约二三十米,就是海。

那是一片落寞的海。

坡地上的荒草连着寥无人迹的沙滩,就像外婆,被岁月遗忘在那里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镇上的人以海为生,做着各种海产品的生意。

外婆也是。

她每天背着一个帆布袋,里面装着盐水海螺和海瓜子,去距离小镇不远的一处海湾,

那里是开发中的旅游景点,游客不少。

她一边走,一边吆喝,“海螺海瓜子——”

海风呜呜地吹,在耳畔呼呼直响。外婆的声音在风中依旧清晰。

大约过了半年左右,父亲来了,开着他闪闪发光的黑色奔驰。

院子里,他走到我面前,低头注视着我,摸了摸我的头。

我跑开了。

那天,外婆关上屋门,不知和父亲说了些什么。

我躲在篱笆外,透过缝隙窥探。

过了会儿,我看见父亲推开门,走进院子,眼睛似乎在寻找我。

我蹲下身,大气也不敢出。

他有些失望,低着头朝院门口走去。随着红艳艳的尾灯一闪,黑色奔驰无声驶离。

我跑进屋,见外婆正在用一块布缠裹几摞崭新的钞票。

她用一根细绳将它系紧,裹上一层塑料布,再系紧,然后爬上炕,塞进炕柜最底层的被子里。

“记住,不许对别人说。”她叮嘱。

我点点头。

那天早晨,外婆像往常一样,将刚煮好的海螺和海瓜子装进帆布袋,扛起正要往外走,忽然一头栽倒在地。

我惊叫着扑过去,想要拉她起来,

发现她的胳膊又直又硬,瘦弱的身体那么沉,任我使出浑身力气也拽不动分毫。

她被闻声而来的邻居们抬到炕上,眼睛始终大大地睁着,那是她整个身体唯一还能活动的器官。

她的眼睛急切地搜寻,看到我,似乎宽了心,

视线随即投向炕柜,费尽全身力气抬起一根手指,颤颤地指着那个方向,目光渐渐凝滞。

她被葬在屋后山坡上的栗子林里。

站在公路下的坡地远眺,我能找到两棵树中间那座坟茔。阳光下,它苍白地伫立,面对着那片海,在孤寂中遥相呼应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我被父亲接回家,书包里装着几本书和那几摞钞票。

那个女人——准确地说应该是继母,一脸漠然。

夜里,我踩着一个凳子,将那几摞钱放在我那间小屋的衣柜顶层,朝里使劲儿推了推。

柜子上蒙着一层灰尘,让我感到十分安全。

我开始去学校上学。

继母家里有钟点工,做家务和一日三餐,她自己什么都不做,也很少出门。

父亲住书房。书房里有床,有沙发,

还有一个保险库。有一次他当着我的面按密码,是母亲的生日。

他不怎么回来过夜。

那晚我听到他和继母关着门吵架。

继母说父亲恶习不改,离了野女人就活不了。

父亲嘲讽道,你照镜子看看你自己,连野女人都不如。

继母哭了。

父亲的声音透着冷酷。

“野女人身体脏,心却不一定脏,有温度,有热情。你呢?你心里没有干净的东西,虽然活着,充其量是一具行尸走肉。”

说罢,父亲拉开门,大步穿过客厅,扬长而去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父亲和继母有个儿子,叫裴铭。

那年夏天,他大学毕业,回到这座城市,在一家报社任编辑。

他很友好,第一天到家,吃饭时发现我偷看他,便冲我挤了下眼睛,活泼地笑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我还未醒,就听见有人敲门。

我迷迷糊糊地坐起身。

裴铭推开门进来,冲我拍拍手。

“起床啦,懒丫头,”他声音轻快,“赶紧穿衣服,带你去晨跑。”

有时周末和朋友出去聚会,裴铭会带着我。

他介绍说,“我家公主。”

那些人故意做出一副吃惊的表情,“多漂亮的小姑娘!”

他便得意地笑,我小小的虚荣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。

裴铭有时给我讲吉卜林的丛林故事,

动物们必须遵守的丛林法则,凡是违反的,最终都会出局。

他说人类的世界也一样。

渐渐的我开始喜欢他,依赖他。

有他在,家里的气氛便显得活跃,散发出阳光般的暖意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钱是钟点工打扫卫生时发现的。

她将钱交给继母。

继母问我怎么回事,我低着头没说话。

“是从你爸爸书房偷的,是么?”她问。

“不是。”我抬起头,那个”偷“字深深伤害了我。”是我外婆给我的。“

她冷笑。

“你妈妈擅长偷人,你遗传她的基因,小小年纪偷钱、撒谎,长大了也好不到哪去。”

她恶毒地瞧着我。那一刻,我心中忽然涌起一个念头。

“钱是我妈活着的时候,爸爸给她的。他给过她很多很多钱。他还对她说,会给她整个世界。”

我天真地说着,留意观察她的表情。

她脸色渐渐变得惨白,盯视我片刻,转身走进卧室,砰地关上门。

母没告诉父亲那笔钱的事,但她没收了它。

这让我感到心里空落落的,觉得世上最珍贵的东西被夺走了。

我想起外婆临死前的一幕,

想起很久前的那天,因为思念父亲,

我哭闹着母亲要找爸爸,

她不得已带我过来,遭到继母的谩骂,

心中顿时生起仇恨。

我决定报复她。

起初是偷偷剪坏她衣柜里的衣服,在她杯子里吐口水等等。

后来,我发现她每晚临睡前都要服一粒安眠药,早晨服用一粒抗抑郁药物。

那两种药外观极为相似,放在床头柜抽屉两个不同的瓶子里,便开始动起心思。

那天,趁家中没人,

我将半瓶抗抑郁药物全部倒进马桶,将安眠药匀出部分倒进空瓶,力求不露出明显的痕迹。

我惴惴不安了几天,生怕被继母察觉。

发现一切照常后,我的心渐渐放下了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继母的情绪开始阴晴不定,有时会头晕。

只有我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那天早晨,我听到她打电话,准备去郊外某个度假山庄参加同学会。

大概是心情不错,出门前,她忽然来到我的房间,笑着问我,想不想和她一起出去玩。

我受宠若惊,赶紧摇摇头。

“嗯,”她想了想,说道,“还是让裴铭带你出去玩,孩子和孩子容易玩到一起。”

说罢,她好脾气地笑笑,转身走了。

那一刻,我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事故的经过我是后来听大人们说的。

她开着车,在国道上疾驰。

中途她发现自己走错了路,看了看时间,已经迟到了。

她有些着急,情急之中,她感到头晕目眩,两手不住地发抖。

她试图靠边停车,

这时,一阵更加剧烈的晕眩袭来,

她的手脱离了方向盘,失控的车子朝着前面大货车车尾冲了过去……

她在医院住了三个月,保住了一条命,却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不只如此,她颈椎以下毫无知觉,语言神经遭受重创,每句话都要仔细听上半天,才能弄懂她的意思。

医生说,这种情况,几乎没有恢复的可能。

我吓坏了,觉得自己惹了大祸。

如果我没偷换药片,如果她的抑郁症得到控制,这些事就不会发生。

我迟疑着该不该和盘托出。

就在这时,裴铭发现了那两瓶药的异样。

他告诉了父亲,大家怀疑的目光投向我。

我承认了一切,也说了当年的事,还有那些钱的去向。

我看见裴铭站在父亲身后,震惊地望着我,目光是那样陌生。

而父亲的脸色,瞬间变得苍白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“不怨孩子,一切过错在我,当年,是我将乔伊骗出那个海滨小镇的。”

那晚,父亲关上书房门,对裴铭讲述往事。

“那时我在海滨一带考察旅游投资项目。那天起的很早,我决定去海边走走,遇见乔伊。”

“她拎着一个蓝色塑料桶和长铲,高高挽着袖口和裤腿,赤着脚,正在沙滩上挖贝类。看见她的第一眼,我就喜欢上了她。”

我骗她说自己早已离婚。我打算先带她回来,然后和你母亲摊牌。她信了我。回城后,我将她安置妥当,以放弃全部家产为条件向你母亲提出离婚,可她坚决不肯,差点跳楼。这时我才知道,她患了忧郁症。”

“我决定等等再说,这一拖就是几年。有一天,我发现你母亲暗地雇人,想教训乔伊。我警告她不要那么做,她冷笑着,没理会。于是我说,只要她放过乔伊,我就不再见她们母女。”

“那段时间,我没去看望乔伊。她给我打电话,我就推说忙。后来乔伊说,你不用躲我,就算你想分手,我也不怨你,更不会借这个机会要你一分钱。”

“那几天我出差,不知道乔伊母女来过。那天早晨,我发现你母亲有些反常。到了公司,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,就给乔伊打电话,可她没接。已经有段时间了,她拒绝接我的电话。下了班,我急忙赶去学前班,却目睹了那血腥的一幕。”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亲哽咽着,说不下去了。

“你认为那个人是我妈安排的?”裴铭问,似乎难以置信。

“我问过,她承认了。”父亲艰难地说,“这件事一直装在我心里,压得我喘不过气,现在终于划上了句号。是我的错。一开始就错了。

书房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

我躲在门口听着,一颗心渐渐下沉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父亲走了。

裴铭将自己关进卧室,无声无息。

夜里,我悄悄潜去书房,输入保险柜密码,从里面拿了一摞钱,天快亮时离开了家。

我记得小镇的名字,在客运站买了张票。

四个小时后,大巴到了小镇。

外婆的房子锁着门。

因长久无人照料,它就像一个被抽去灵魂的躯体,被时光静静地弃掷在那里。

在那片空旷寂寥的海滩上,我看见父亲的黑色奔驰。

它孤独地面对大海,车轮深陷在泥沙中,好像一个人渴望走出去,却受到脚下的牵绊,再也迈不动那条腿。

我想他一定在回忆当初和母亲相识的过程,从时间长河中抽取出若干记忆片段,面对着茫茫大海,独自细细咀嚼。

那些停顿中的记忆碎片究竟是苦涩还是甜美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不知不觉中,我在坡地上的荒草丛中睡着了。

醒来时,我躺在裴铭的车里。

车子行驶在公路上,朝家的方向飞奔。
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“我不想回去。”我从后座上爬起来,小声说。

裴铭从后视镜看我一眼,“那你想去哪儿?”

“去找外婆。”说着,我开始抹眼泪。

裴铭沉默片刻,说道,“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丛林故事么?动物们不可违反的丛林法则。人也一样。等你什么时候懂了,就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。现在不行。”

“你懂了么?”我问。

“我在努力。”他笑笑,“你也要努力。”

深夜,父亲回来了,神情疲惫。

只一天的功夫,他就显出老态。

仿佛那一阵阵呼啸的海风,袭向沙滩的一波波海浪,是时光老人的弹指一挥,一起一落间,尘世的轮回便已到了尽头。

继母终日卧在床上,有时呢喃着,没人听得懂她在说什么。

父亲和裴铭都在家时,护工会对她悉心照顾,他们一转身,她就忙自己事去了。

那天,我听到她在房里含糊不清的唤着,迟疑片刻,走了进去。

她望着我,目光浑浊,干枯的嘴唇微微翕动。

我想了想,跑进餐厅,倒了杯水,端了进去。

我慢慢喂给她喝。

她艰难地咽下去,一滴泪顺着眼角,滑向枕边。

实录:我的母亲是小三,惨死在我的眼前


相似文章

我的好闺蜜爱上两个孩子的男人,痛心大骂闺蜜你是小三,可被拉黑 2020-05-23

我的女神居然是小三,谁能拯救我们的爱情? 2020-06-23

陪伴心灵成长系列故事:我的老婆曾经是小三 2020-02-16

我是小三劝退师 第3话 2020-06-23

搞了半天,原来我是小三 2020-06-23

嬉笑怒骂是小三,名言警句要记牢 2020-06-16

《我是小三劝退师》:教你如何与小三斗智斗勇,爽快惩罚坏小三 2020-06-23

“我是小三儿,但我真的很爱他啊” 2020-06-23

闺蜜怀孕生子她当孩子干妈,但随后丈夫离家出走才发现闺蜜是小三 2020-05-23

一个陌生女人找上门来骂我是小三,我一脸懵逼。 2020-06-23

反应性抑郁症文章推荐

抑郁症咨询师更多>>